单机版推倒胡麻将下载|大连推倒胡麻将下载
長江商報 > 長江財險7年累虧近4億   國資系接盤或再發力

長江財險7年累虧近4億   國資系接盤或再發力

2019-02-25 07:02:24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記者  鄭瑋

    2月22日,武漢徐東大街國電大廈11樓,玻璃門內,落有“鼎盛千秋”四個大字的銅鼎矗立在長江財險門口。

    近日,長江財險連續披露兩則股東變更公告,武鋼集團和中國電力工程顧問集團有限公司股權全部“出清”,湖北省聯合發展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上位”,成為該公司的第一大股東,持股32.67%。

    長江商報記者梳理發現,股權變動之際,長江財險業績不容樂觀,自2011年成立以來,長江財險僅于2012年和2014年實現小額盈利,截至2018年已經累計虧損近4億元。

    “長江財險虧損逐年加劇,且經營管理層未顯穩定,或許是發起股東出走的誘因。”武鋼集團一位內部人士分析,2011年長江財險含著“金湯匙”誕生,股東實力雄厚,彼時也定下遠大目標,但從實際情況來看,落差不小。

    有業內專家分析,盡管目前長江財險未走出虧損狀態,但保險牌照具有特殊價值,不排除地方國資增持后,擬整合資源,重新起步的想法。

    股權掛牌兩個月被搶

    從時間流程上看,長江財險兩筆股權標的,短期內即獲得買家青睞。

    2018年12月,武鋼集團和中電工程分別在上海產權交易所和北京產權交易所掛牌擬出清所持長江財險股份,轉讓底價分別為2.99億元和2.67億元。

    兩個月后這兩筆股權交易迎來了接盤方。長江財險公開資料顯示,武鋼集團、中電工程掛牌轉讓的股份分別被聯投集團、湖北交投集團接盤。股權轉讓完成后,武鋼集團、中電工程不再持有長江財險股權,聯投集團、交投集團的持股比例變為32.67%和16.67%。

    值得關注的是,上述兩個接盤方均有湖北省國資背景,湖北交投集團100%股權歸屬于湖北省國資委;聯投集團作為政府直屬的國有大型控股公司,則由湖北省和武漢城市圈九市國資委為主要出資人,東風汽車集團、三江航天工業集團、葛洲壩集團、湖北煙草、湖北中煙、武鋼綠色城建集團等7家省內央企為股東。

    企查查數據顯示,聯投集團的第一大股東為湖北省聯投控股有限公司,持股比例為34.04%,為單一大股東。湖北省聯投控股有限公司則是由湖北省國資委100%持有。也就是說,湖北省國資委直接和間接持有省交投集團和聯投集團,二者持長江財險股份比例合計達到49.34%。這也意味著,一旦股權轉讓完成,湖北國資委持股比例將超過國電集團。

    凈現金流全年為負

    長江財險資料顯示,長江財險成立于2011年11月18日,總部設在湖北武漢,注冊資本12億元,是湖北省首家法人財產保險公司。其股東共有6家,分別為原國電集團、武鋼集團有限公司、中國電力工程顧問集團有限公司、湖北能源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國電資本控股有限公司、湖北省聯合發展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等大型國有企業。

    其中,國電資本是原國電集團的全資子公司,二者合計持有長江財險34%的股權,原國電集團為長江財險的實控人。

    業績上看,成立當年,長江財險實現17.97萬元的保險業務收入,2012年,這一數據達到1.16億元,漲幅明顯,此后長江財險保費收入一路上行,并于2016年達到8.4億元的峰值。

    但漲勢并未延續,2017年,長江財險保險業務收入下滑至7.68億元,同比下降8.5%,2018年略有小幅上漲,保險業務收入7.69億元。

    凈利潤方面,2012年,長江財險實現1168.09萬元凈利潤,區間波動后,2015年凈利潤達2191.58萬元,2016年開始,轉盈為虧,2017年凈虧損1.1億元,根據2018年各季度償付能力報告數據測算,2018年,長江財險凈虧損將進一步擴大至1.94億元。

    長江商報記者還發現,除了業務虧損外,長江財險還面臨凈現金流的壓力。2018年,長江財險凈現金流全年為負,第一季度為-1億元,第二季度為-1782萬元,第三季度-1.95億元,第四季度為-6773萬元,現金流全年告急。

    不排除重新發力的意圖

    長江財險的業務主要集中于湖北省。

    湖北保監局數據顯示,2013年-2017年,長江財險在湖北省獲得保費收入分別為2.80億元、4.93億元、6.32億元、7.10億元、5.02億元,占當年長江財險總保費收入的比例分別為96.2%、97.4%、92%、84.6%、65.3%。

    最新數據顯示,長江財險2018年1-8月從湖北省獲得的保費收入達4.38億元,占長江財險前8月總保費收入6.08億元的72%。

    對此,有保險業專家分析,由于監管轉型以及對風險的關注,保險公司業務快速成長的窗口期基本關閉,大多數中小公司面臨業務發展以及有效控制成本的壓力。區域性財險公司雖然股東資源較為豐富,但產權結構、公司治理、激勵約束等體制機制有可能存在一些問題,可能制約了公司的發展以及對資源的整合與運用。

    那么,此次國資出手的背后,又有怎樣的愿景呢?

    有分析人士指出,區域性險企一方面便于填補當地保險市場空白,另一方面,大型企業也希望通過下屬險企消化內部保險需求,同時搭建綜合金融平臺。盡管當前長江財險處于虧損狀態,且發展未達預期,但保險牌照仍具有特殊價值,并不排除國資系整合股權資源,重新發力的意圖。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单机版推倒胡麻将下载 云南快乐十分任二遗漏 老时时360出号走势图 神算论坛97383C0m 诺基亚手机游戏 快乐十分漏洞 3历史今晚开奖结果查询 360排列5杀号定胆 江西时时网购 快乐12遗漏数据查询 极速3d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