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机版推倒胡麻将下载|大连推倒胡麻将下载
長江商報 > 一汽總經理公開競聘:3年自主銷量目標要完成41萬輛

一汽總經理公開競聘:3年自主銷量目標要完成41萬輛

2019-02-28 11:17:31 來源:長江商報網綜合

2019年春節前,在一汽集團內部系統中,突然出現了一則“面向集團公司,啟動總經理的公開競聘報名”的公告。“一汽在線的通告上確實有這個競聘報名,之前從來沒聽說過總經理要公開競聘。”一位在一汽轎車工作多年的內部人士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說。

這則公告讓還在任的一汽轎車總經理柳長慶有點尷尬。一年多前,在一汽集團內部大規模人事調整中,柳長慶從一汽轎車副總經理升任總經理。但去年一汽轎車的業績并不理想。根據一汽轎車(000800,SZ)公布的2018年三季報顯示,其前三季度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35億元,同比下降53.6%。由此可見,2018年,一汽轎車恐難逃脫利潤下滑命運。

在總經理競聘公告發布后,一汽轎車又發布了五名副總經理的競聘信息。在一汽轎車連發的兩條競聘公告中,最顯眼的莫過于多達數十條的職責及考核標準:“2019年~2021年利潤總額目標分別為3億元、5億元和10億元,自主銷量目標分別為15萬輛、27萬輛和41萬輛。”

“這個目標對現在的一汽轎車來說,實現起來有點難。”上述一汽轎車內部人士認為,“軍令狀”般的考核指標背后,或許正是一汽轎車當下急于走出困境的訴求。

“競聘指標很難完成”

“牽一發而動全身”,2017年下半年開始的一汽集團人事改革,也讓一汽轎車變動不斷。

2月21日,一汽轎車法定代表人從王國強正式變更為奚國華,王國強不再擔任董事長一職,由奚國華擔任董事長。奚國華目前還擔任一汽集團董事、總經理、黨委副書記等職務。

今年1月,奚國華在一汽轎車第八屆董事會第一次會議上被選舉擔任公司第八屆董事會董事長。資本市場因為這個消息還“興奮”了一把,當日(2月21日)一汽轎車股價一度上漲逾7%。

一汽轎車連發的兩條公開競聘,距離奚國華上任還不到一個月。有人說,奚國華的“三把火”,比預想中早了些,也猛烈了些。

從競聘要求來看,一汽轎車總經理任期的核心指標除2019~2021年要完成的利潤總目標和自主銷量目標外,還要面對考核,即當考核結果為D級時,將進行重新競聘,原總經理將被“降級降檔”處理。

公開數據顯示,2018年,一汽轎車旗下唯一的自主業務奔騰汽車銷量為8.86萬輛,按照公開競聘的要求,意味著新任一汽轎車總經理今年要將此數字基礎上實現翻一番,達到15萬輛;2020年,一汽轎車自主銷量要同比增長80%達到27輛;2021年一汽轎車自主銷量再同比增長51.85%,達到41萬輛。

“內網上剛發布這個競聘時,就有同事討論,大家都覺得這個任務不太可能完成。”上述一汽轎車內部人士說,這幾年公司一直在改革,不管是工作風氣還是員工待遇都有一定變化,但要在短期內完成這樣的高目標,不現實。

與總經理的公開競聘相比,一汽轎車副總經理的競聘激烈程度較低。按照一汽轎車公開競聘公告,將產生五名副總經理,目前擔任一汽轎車副總經理職位的有張建幫、隋忠劍、楊大勇三人。有分析認為,這三人留任的可能性很大。

對于一汽轎車公開競聘的進程,《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向一汽轎車董秘求證,但截至發稿,對方電話仍未能接通。

據上述一汽轎車內部人士透露,除總經理和副總經理職位公開競聘外,目前還沒有聽說過其他崗位競聘的消息。“2017年一汽集團人事改革后,我們內部也實施了人事改革,進行競聘,當時走了很多人。”上述一汽轎車內部人士感慨,“經過一年多的內部改革,與之前相比,現在在一汽轎車馬馬虎虎干工作已經不行了,當前的工作壓力很大。”

已有經銷商放棄奔騰

一汽轎車之所以選擇公開競聘,與當前其自主業務仍處銷量困境密不可分。

自紅旗品牌從一汽轎車業務中剝離后,一汽轎車自主業務只剩下奔騰品牌。但從銷量情況來看,奔騰過去一年表現得并不好。2018年,一汽奔騰累計銷量僅約為8.86萬輛。雪上加霜的是,已有經銷商選擇放棄銷售奔騰品牌車型。

“從去年開始,我們已經不賣奔騰了,專賣紅旗品牌。”位于北京石景山龍澤百旺的一位銷售人員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說。一汽奔騰官網顯示,在北京地區共有四家經銷商,目前有一家已確認退出。

為提升銷量,一汽奔騰也在嘗試各種方式。比如為響應新一輪“汽車下鄉”政策,一汽奔騰成為繼長安歐尚、福田汽車后,第三家出臺響應“汽車下鄉”政策補貼的自主品牌,但從記者調查的情況來看,廠家的高補貼政策并未傳導至經銷商層面。

“我們還沒有接到廠家的補貼。”北京大興區奔騰4S店一位銷售人員說。北京朝陽區的一家奔騰4S店的銷售人員也向記者說了同樣的話。

不只是在北京地區,西安閻良、寧夏吳忠奔騰4S店的多位銷售人員均表示,對一汽奔騰的汽車下鄉補貼政策不知情。按照一汽奔騰的補貼政策,參與優惠的X40、T77兩款車型最高補貼可達2.06萬元。

記者在采訪多個地區的奔騰銷售人員時獲悉,多家奔騰4S店只有X40、T77兩款車型有現車,X80要定制,其他車型很難有現車。“奔騰現在也就X40、T77賣得比較好,其他車型很少有人問。”上述北京朝陽區奔騰4S店銷售人員說。

一汽奔騰官網顯示的車型來看,除X40、T77、X80外,一汽奔騰還有B30、B50、B70和B90四款車型。乘聯會數據顯示,今年1月,B30、B50、B70、B90和X80銷量都為個位數,X40銷量為700輛,T77銷量為7686輛。

因為車型少、銷量低,原來在河北地區經營奔騰品牌4S店的范先生已在一年前選擇放棄,準備開一家其他品牌4S店。

一汽轎車的尷尬

奚國華的到任和奔騰事業部的成立,足以顯示出一汽集團對一汽轎車寄予厚望。“對一汽已有的品牌,我們將縮減其生產線,集中整合在奔騰一個品牌下進行發展。”一汽集團董事長徐留平曾公開說。

而為了重振一汽轎車自主業務,一汽集團也在調兵遣將。除奚國華,原一汽馬自達汽車銷售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趙東日前也加入了一汽奔騰,擔任銷售副總經理一職,負責智能網聯發展和客戶運營。2010年加入一汽馬自達的趙東,曾擔任一汽馬自達汽車銷售有限公司客戶及市場研究部部長,去年3月升任銷售公司副總經理,在市場和銷售方面有著豐富的經驗。

這一幕,與兩年前重振紅旗如出一轍。自徐留平北上后,紅旗品牌實行競聘上崗,7-11工作日、引入人才、品牌重塑等一系列雷厲風行的改革,使2018年的紅旗銷量邁過3萬輛紅線,創造了紅旗品牌市場化后的銷量紀錄。

但除了紅旗,一汽集團旗下其他自主乘用車業務表現并不理想。一汽夏利2018年銷量僅為18791輛,同比下滑30.57%;一汽奔騰同期銷量同比下滑23.22%。

一汽奔騰銷量下滑,除受去年國內車市增速下滑的影響外,與其產品內耗、新車更新速度過慢不無關系。“一汽奔騰這兩年之所以銷量不好,與渠道共網后產品同質化有很大關系。”范先生認為。

2017年底,奔騰事業部曾召開經銷商大會,計劃將一汽集團旗下一汽奔騰、一汽吉林和天津一汽三大自主板塊的銷售渠道進行整合,并成立奔騰事業部。三大自主板塊車型大部分處于10萬元以下,很容易引起內耗。如奔騰X40、駿派D60、森雅R7均為小型SUV,價格均在6萬~9萬元區間。

此外,產品更新速度過慢也成為一汽奔騰的軟肋。目前,一汽奔騰在售車型僅為7款,其中多款已停產。相較之下,同屬自主品牌陣營的吉利目前在售車型達14款。

不只是一汽奔騰,一直是一汽轎車利潤奶牛的一汽馬自達去年銷量也不容樂觀。一汽轎車曾在2018年三季度業績預告中指出,公司業績下滑受一汽馬自達銷量下滑影響。2018年,一汽馬自達銷量約為10萬輛,同比減少12.3%。

實際上,除了銷量,更讓一汽轎車棘手的是與一汽夏利的同業競爭關系。2011年7月,一汽股份作為一汽集團的整體上市平臺成立,并向一汽轎車和一汽夏利作出不可撤銷承諾,即在一汽股份成立后5年內整合所謂的轎車整車業務,以解決同業競爭問題。但截至目前,一汽轎車與一汽夏利之間的同業競爭問題仍處于超期未履行狀態。

懸而未決的同業競爭,已讓中小投資者如熱鍋上的螞蟻。深交所互動易上,多位投資者詢問,“在2019年6月30日之前,一汽轎車與一汽夏利的同業競爭能解決嗎?”然而,一汽轎車的回答每次都是“解決同業競爭的初衷未改變,公司正在關注和協調”。

銷量下跌、同業競爭久未解決,一汽轎車正在一步步消耗資本和消費市場的耐心。

(每日經濟新聞)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单机版推倒胡麻将下载 快乐赛直播 快乐十分投注计算器 手机游戏排行榜2015 能买河南快三平台app下载 上海3e 王中王鉄算盘开奖结果王中 贵州十一选五前三组选走势图 单机斗地主游戏 吉林时时是什么 云南快乐十分近50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