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机版推倒胡麻将下载|大连推倒胡麻将下载
長江商報 > 海航“瘦身”脫困:甩賣千億資產緩解流動性   業務板塊縮至2個凈利一年銳減130億

海航“瘦身”脫困:甩賣千億資產緩解流動性   業務板塊縮至2個凈利一年銳減130億

2019-07-22 06:37:46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記者 宋金

    海航集團仍在通過處置相關資產以度過流動性困難。

    7月19日,國泰航空(00293.HK)發布公告宣布,完成收購海航參與投資的香港快運航空的100%股權。這是海航系下首家正式易主的航空公司。

    自2018年起,海航集團開啟了賣賣賣模式。長江商報記者粗略統計,今年上半年以來海航已經出售超過200億資產。2018年,海航已清理大大小小300多家公司,甩賣超過3000億資產,創造了一家企業一年處置資產的世界之最。“這不是全部。”海航集團董事長陳峰稱,“后續還有千億資產在出售路上。”

    在瘋狂的資產處置后,2018年海航集團資產負債率不降反增,從2017年的59.78%升至70.55%。此外,2018年是海航集團近幾年來首次虧損,凈利潤為虧損49億元,比2017年的81億元減少了130億元。旗下多家上市公司也出現了不同程度的虧損。

    近日一次采訪中,海航集團董事長陳峰透露,今年三月,海航的流動性困難達到最高峰,但已安然度過,一季度加大了處置資產力度,實現大量現金回流,但現金回流沒有預期的那么高,因為有一些國外的債務結構問題,預計用三年時間可以將負債降到比較健康的狀態。

    針對經營及未來轉型問題。長江商報記者向海航集團發去采訪函,但截至記者發稿,尚未收到回復。

    2018年累計出售3000億元資產

    2014年,海航集團成為《財富》世界前500強,2017年總資產更是超過1.5萬億元,成功排名第170位。旗下共有9家A股上市公司、7家港股上市公司和1家A+H上市公司。

    海航的極速“膨脹”,主要得益于其全球的“買買買”模式。兩年多的瘋狂并購,等于是再造了近三個海航。希爾頓酒店、德意志銀行等世界知名企業股權均被海航收購。從資產來看,2014年末,海航總資產僅有3226億元,到了2017年末,這個數字變成了1.232萬億元,增幅達282%。

    不過,自從2017年遭遇監管緊縮后,橫跨地產、金融、旅游和航空多個領域,資產規模高達萬億的海航系就不復往日風光,開始不斷出售資產。金融方面放棄收購華安保險、轉讓新光海航人壽、賣掉皖江金控、賣出聯訊證券,最近又放棄購買渤海信托;地產方面賣出高價拍得的香港啟德三個地塊、上海土地、海南地產、深圳海航城等多個項目等。

    “2018年之于海航,是跌宕起伏、浴火重生的一年,也是聚焦主業、全面轉型的一年。” 海航集團董事長陳峰在2019新年致辭中表示。2018年海航已經對外出售了3000億元的資產。未來海航集團出售的規模不止3000億元,這些資產均系與航空運輸主業無關的資產。

    值得注意的是,海航集團及旗下子公司2018年資產出售案例當中,超過70%來自公司股權,只有不到30%是出售實體物業資產。盡管出售股權資產的案例占多數,但股權并非海航值錢的資產,能給海航帶來巨額資金的依然是實體資產,如地皮、寫字樓、酒店等。其中,海航賣掉香港三塊地皮回收資金超200億元,接連賣掉國外希爾頓等酒店,回收資金近100億美元。

    同時,海航集團及其旗下子公司出現多起股權質押。2018年12月18日,桂林航空旅游集團14980.16萬元股權被桂林旅游發展總公司質押給民生銀行桂林分行。另外,海航旅游集團自2016年以來就有10多筆股權質押,涉及國開行、民生銀行、農業銀行等多家銀行。

    易居研究院研究總監嚴躍進對長江商報記者表示,從類似瘦身來說,確實有很多壓力,近期此類企業波動很大,部分項目需要加快轉賣,而且轉賣的項目本身在估值等方面也有很多問題,或者說會有賤賣的風險。而出售以后,本質上也還是在償還一些債務,這種情況又會進一步使得原有的業務停滯或業績增長受阻。

    旗下多家上市公司業績下滑

    即便這么大手筆買資產,海航還是缺錢。

    因為缺錢,海航停止了多項收購,比如去年9月因拖欠3億元信托貸款,海航創新公司被公開追討欠款;同樣在9月,海航也因為缺錢,最后終止了75億收購當當的事項;2015年10月發行的一筆25億元永續債,原定今年10月到期贖回,但海航控股也臨時延期。

    負債也有上升,2017年海航集團總負債為7365億元,而2018年底,其負債總額為7552.68億元。資產負債率從59.78%升至70.55%,增幅18%。

    具體而言,截至2018年末海航集團總負債中,短期借款1011.52億元,同比下降20%;長期借款2390.7億元,同比下降6%;應付債券為1122.1億元,同比下降16%;遞延所得稅負債113.82億元,同比下降3%。其余的負債項目卻比同期有所上升,其中上升幅度最大的是持有待售負債,從2017年末的8.44億元,上升至227.45億元,上升幅度為2596%。

    不過跟航空、地產等高負債行業相比,海航的負債率并不算高。據統計海航集團債券年度報告,2011年其負債率達到歷史高峰79.6%,此后進入下降通道,每年逐步下降,2018年上半年其已降到58.98%。這也意味著,隨著其繼續出售,海航負債率有望八年連降。

    業績方面,2018年,海航集團利潤總額12.08億元,較2017年末的116.19億元下降了90%,凈利潤更是虧損160%,為-49.02億元,歸屬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9.38億元。由于本期投資收回現金流增加,其投資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為420.61億元,同比增長118%。

    長江商報記者還注意到,2018年海航旗下多家上市公司凈利下滑。其中,2018年,海航控股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虧損35.91億元,同比下降208.08%,是2009年以來首度虧損;海航科技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6025.3萬元,同比下滑92.66%;海航期貨實現凈利潤-7378.40萬元,同比下降 1017.35%。

    海航目前的資金缺口有多大?陳峰曾公開表示,嚴格算起來有幾百億。海航控股在4月底發布的2018年年度報告中披露,在海航集團流動性危機的解決過程中,海航集團及其關聯方以海航控股為主體申請3筆銀行貸款,用于清償其境內外公開市場債券,金額65.7億元。

    嚴躍進認為,從類似瘦身來說,確實有很多壓力,近期此類企業波動很大,部分項目需要加快轉賣,而且轉賣的項目本身在估值等方面也有很多問題,或者說會有賤賣的風險。而出售以后,本質上也還是在償還一些債務,這種情況又會進一步使得原有的業務停滯或業績增長受阻。

    7大業務板塊縮減至2個

    海航集團董事長陳鋒近期亮相2019自由貿易園區發展國際論壇,再次表示,以往海航集團資產快速擴張,偏離主業。而緩解其流動性困難就是要回歸主業——海航航空和海航物流業務。

    其中海航控股作為整個海航系的中堅力量并且擔任著主要營收重任。不過,受集團整體流動性拖累,海航控股也未能逃脫虧損。

    財報顯示,2018年,海航控股實現收入 677.64 億元,同比增長 13.12%;但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則虧損36億元,同比下降208.08%。歸屬上市公司股東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更是虧損41億元。

    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海航控股自2009年以來,均保持盈利狀態,這是其近十年來第一次出現虧損狀況。資產減值的影響不小,海航控股2018年度合并報表中資產減值損失為18.21億元,這一數值在2017年為478.1萬元。

    此外,海航控股還披露稱,海航集團及其關聯方在2018年以海航控股為主體,申請了三筆銀行貸款,用于清償其境內外公開市場債券,金額總計達65.7億元,截至2018年12月31日尚未償還。今年4月,海航集團才通過出售部分資產給海航控股的形式,將這筆觸發公司內控缺陷的資金占用歸還。

    基于此,2019年一季度,海航控股的財報則扭虧為盈,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1.4億元,但同比下降14.77%。

    如今在海航集團的官網上,原來的七個產業集團已經縮減為兩個:海航航空和海航物流,海空板塊主要包括客貨運和通用航空,物流板塊則包括商貿物流,基礎設施投資及機場管理。此外,還有航空租賃和科技作為“兩輔”事業部。

    航空資產方面,也獲得了持續的來自政府和銀行的支持。去年2月,天津保稅區向天津航空增資4億;3月,烏魯木齊城市建設投資向烏魯木齊航空增資4.5億;8月,陜西空港航投集團向長安航空增資3億;昆明市西山區發展投資集團擬向祥鵬航空增資2億;11月,烏魯木齊市人民政府簽約擬增持烏魯木齊航空至70%,12月,北京政府旗下首旅集團也簽約增資首都航空。

    嚴躍進認為,從海航當前的業務壓縮來看,確實經歷了大調整。包括債務危機和流動性危機等,后續也需要積極防范。因為一旦出現債務問題后,往往企業經營壓力會繼續擴大,投資者和其關系的協調成本也會增加。考慮到今年整個資金面或金融面是有收緊的態勢,所以海航在債務重組、業務結構調整以及后續業務發展中,都需要關注此類資金方面的風險和壓力。

    視覺中國圖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单机版推倒胡麻将下载 e世博线上娱乐代理 意甲数据 三地50期开奖结果 内蒙古时时1019号 澳洲幸运5历史开奖记录查询 上海时时乐开奖结果 北京时时每天开多少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号码 四川时时怎么玩法介绍 十三水玩法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