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机版推倒胡麻将下载|大连推倒胡麻将下载
長江商報 > 酷派復牌首日跌46%   三年累虧65億寄望5G難言樂觀

酷派復牌首日跌46%   三年累虧65億寄望5G難言樂觀

2019-07-31 06:34:16 來源:長江商報

●長江商報記者 張璐

苦等兩年、停牌長達27個月之久的酷派(02369.HK)終于迎來了復牌,不過,酷派在復牌首日的表現可謂十分慘淡。7月19日,酷派集團股價開盤急跌超60%,一度觸及每股0.28港元,截至當日收盤,酷派集團股價跌幅46.53%,股價為0.385港元,總市值為19.38億港元,僅是2015年6月29日高峰時的13%,市值不到小米百分之一。

作為一家24歲的老牌手機廠商,在最初的智能手機時代,酷派曾在2014年收入達到了249億港元(約合220億元人民幣),躋身全球智能手機銷量第七名、中國智能手機銷量第三名。

但在經歷了早期的風光之后,酷派迅速隕落,和360、樂視的融合也沒有起到正面作用。如今內地市場上已經難覓酷派蹤影。業績方面更是慘淡,長江商報記者梳理發現,酷派已是連續巨虧了3年、累計虧損超過65億元人民幣,可謂岌岌可危。

為了解決困境,近幾年,酷派出售了不少土地以及和開發商來聯合開發,希望能解燃眉之急,并且在近日宣布將于9月在內地發布新品并盡快發力5G市場。

隨著地產商的加入和5G風口的來臨,酷派最終能脫困嗎?

7月25日,長江商報記者向酷派公司發送了采訪函,但是截至發稿前對方未予回復。

員工人數腰斬至637人

在復牌之前,酷派上一次引起人們注意是在6月12日。當天,基金公司易方達發布公告稱,將對旗下的持有的“酷派集團”股票按照0.00港元/股進行估值。

這也意味著,在專門投資港股基金眼中,酷派股票跟廢紙沒什么區別。資料顯示,易方達是內地最大的基金公司,也是少有的幾家持有酷派的股票的企業之一,但這并不意味易方達看好酷派。

早在2017年7月15日,易方達就率先宣布對旗下基金持有的港股“酷派集團”股票按0.11港元/股估值,下調幅度達85%。值得一提的是,時至今日,酷派股價仍有0.385港元,約合那時估值的350%。

其實,酷派也曾有過高光時刻。2012-2014年,酷派銷售額破百億,在內地市場的份額一度達到10%,成為當時智能手機出貨量增速最快的手機廠商。

然而,轉折發生在2014年之后。彼時,酷派長期依賴的運營商渠道縮緊了補貼;此外,酷派的競爭對手華為、榮耀、OPPO、vivo以及互聯網手機小米也相繼到達戰場。

于是,酷派開始尋求轉型。2015年5月,奇虎360向酷派投資4.1億美元成立合資公司奇酷科技,生產互聯網手機,奇虎360持有該合資公司49.5%股權。

然而,酷派與奇虎360的這段“聯姻”僅僅維持了一個月便被樂視截胡。2015年6月至2016年6月,酷派分兩次將28.9%的股份轉讓給樂視,至此,酷派易主,樂視成為其第一大股東。

樂視的入主并沒有使酷派的業績向前發展,反而使其在2016年11月樂視債務危機爆發之后也受到牽連。此后,酷派手機市場份額開始一路下滑,排名跌出前十。

近三年,酷派的業績也因此受到嚴重影響。據酷派財報顯示(按人民幣計算),2016年-2018年,酷派營收分別為71.29億元、28.24億元、11.19億元,分別虧損39.18億元、22.36億元、3.59億元,三年累計虧損超過65億元。

不過,與2017年虧損22億元相比,2018年酷派的虧損已經大幅收窄,酷派在財報中并未披露虧損大幅收窄的原因,僅表示虧損源于智能手機市場競爭劇烈及公司出貨量減少。

值得注意的是,風雨飄搖中的酷派,員工也出現了大規模流失。年報顯示,酷派整體的員工人數已經由2017年度的1421人銳減至只剩下637人,幾乎是5年前的十分之一,也使市場對酷派的未來有了更大的擔憂。

頻繁賣地補血

根據2018年財報數據,酷派資產負債率高達86%,現金及現金等價物余額僅1.48億元,應收款卻有6.81億元。面對連年下滑的業績和虧損的現實,酷派集團不得不“賣地自救”。

今年4月25日,酷派集團發布公告稱,該公司的全資附屬公司西安酷派通信設備有限公司,將西安一地塊的土地使用權及地上在建工程賣給西安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土地儲備中心,作價人民幣2.36億元。

事實上,此前酷派也多次出售過旗下土地資源。2017年10月,酷派與深圳市星華安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4:6的分成比例合作開發酷派信息港項目,獲得人民幣4000萬元,此后,2018年7月,酷派以1.18億港元的價格出售位于深圳的投資物業,并以1.2億港元的價格出售旗下一家全資附屬公司80%的股權,這兩項交易的方式均是現金。

此外,長江商報記者注意到,在酷派停牌期間,公司管理層的變動也一直沒有停止。2016年8月,原酷派執行董事、董事會主席郭德英辭去其在董事會的職位,僅擔任名譽董事長;賈躍亭任酷派董事會主席及提名委員會主席。隨后,劉江峰出任酷派集團CEO,兼任賈躍亭董事長特別顧問。

2017年,劉江峰辭去CEO一職,董事會副主席蔣超接任。然而,蔣超僅僅在酷派CEO的交椅上坐了一年半時間,就在今年1月,酷派集團發布公告,宣布陳家俊獲委任為酷派新執行董事、行政總裁及本公司提名委員會成員。

據悉,陳家俊為一名90后,擁有南加州大學的金融學碩士學位。加入酷派前,陳家俊自2015年5月至2018年5月及自2018年5月至2019年1月曾擔任深圳市京基百納商業管理有限公司副總裁及總裁,而他的另一個身份是地產大鱷京基集團創始人陳華的“二公子”。

與此同時,酷派董事會重選梁兆基為執行董事,而其原來也是京基集團旗下舊部。隨即,蔣超遭到罷免,這意味著,昔日酷派老將已悉數退出酷派管理層,取而代之的已是“京基系”人馬。截至目前,陳家俊持有酷派17.83%股權,為酷派第一大股東。

手機業務持續下滑

雖然近年來酷派在地產領域交易頻繁,但酷派在2018年年報中多次強調,智能手機的開發及銷售是其當前的主要業務,2019年將繼續作為集團的主要業務。

然而,酷派手機業務卻每況愈下。2018年財報顯示,酷派在去年的出貨量與營業收益大幅下跌,內地市場銷售智能手機的收益也在減少。對此,酷派表示于2018年持續在運營商渠道推出低端智能手機,以協調多樣化的合同布局。

盡管業績狀況持續不佳,酷派仍然在今年六月推出了新款手機炫影N10pro,據了解,該款手機為千元性價比機型。此外,陳家俊在復牌當日發布的內部信中透露,9月份酷派將在國內發布新手機,盡快發力5G市場。

雖然今年6月6日,我國正式發放了5G商用牌照,巨大的市場機遇就在眼前,但是目前酷派手上的現金流已經極其緊張,同時裁掉了大半員工以求生,酷派是否真能抓住5G市場機遇,還有待市場驗證。

事實上,今年上半年手機市場的洗牌加速,對酷派來說未來的路將會變得艱難。業內人士向長江商報記者分析,一批中小手機品牌步履維艱,市場的集中度越來越高,強者恒強,中小品牌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小。

此外,我國手機市場依然呈現下跌態勢。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的數據顯示,今年6月內地手機市場總體出貨量3431萬部,同比下降6.3%。而今年上半年,國內手機市場總體出貨量1.86億部,同比下降5.1%。

對于酷派集團未來的發展趨勢,經濟學家宋清輝向長江商報記者表示,“復牌后,酷派未來或可以借助大股東京基集團的力量尋求突破,但具體的效果仍待進一步觀察。由于樂視的原因,酷派已經元氣大傷,在5G手機業務方面的投入也不足,未來還存在諸多不確定因素,很難與目前幾家大廠抗衡,總體來講酷派的前景難言樂觀。”

責編:ZB

長江重磅排行榜
視頻播報
滾動新聞
長江商報APP
長江商報戰略合作伙伴
单机版推倒胡麻将下载 快3江西开奖号码 贵州app 青海快三遗漏 炸金花技巧攻略 118图库 最准网站特马资料 网上玩龙虎实战技巧 j2赛马直击 mg4135线路检测 自学入侵私彩网